專欄文章
.社會企業在臺灣的發展與限制~以多元就業開發方案經濟型計畫為例

壹、社會企業概述
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s)的發展受到各國政治經濟的影響,包括政府、企業、第三部門之間彼此功能的平衡,乃至於影響社會企業運作的法令規範、制度結構以及對於社會企業應扮演何種經濟角色的期待等。此與各國經濟與社會發展程度、福利體系的特色、傳統第三部門的角色以及是否具有特定法令規範等有關。因此,即便社會企業在近年來已廣被討論,卻始終無一致定義。

但大抵而言,社會企業係指基於「減少或緩和某個社會問題或市場失靈」的社會目的,而成立的創投事業(business venture),並且透過企業家精神、創新、市場機制等商業技巧來運作,在運作的同時又能產生社會價值。

社會企業可以是從屬於某一組織中的一個部門,也可以是獨立的法人組織,或者是營利∕非營利組織的附設機構。而社會企業的目的,可分為1永久服務目的-實踐組織宗旨;以及2附帶財務目的-賺取所得以作為服務或營運的成本。因此,營運成功與服務社會是相輔相成的兩個目標。

就此描述來看,早在社會企業一詞出現之前,非營利組織面臨服務或財務困境、市場失靈的解決途徑之一,便是改採商業模式,不論是創新服務或是開創財源,藉此提高組織效率以及持續發展,此發展均可見於國內外經驗。

不過,社會企業並非萬靈丹。它的發展不論是非營利組織商業化、企業非營利化、或是成為公共服務的提供者,像是變形蟲般具有彈性與多元的特性,反而模糊了部門間的界線(如圖一、表一),使得社會企業在永續經營時面臨本質上必然的挑戰:必須平衡社會目標與經濟目標;必須具備與市場競爭的企業經營管理知能、服務或產品的市場價值與利基;必須擁有足夠維持營運的資本;必須獲得利害關係人的認同(包括購買服務或產品、贊助金錢或時間、參與營運);深受法令或制度環境對於營運優惠∕限制的影響;必須保有與其他非營利組織、政府、企業的夥伴或競合關係等。

貳、社會企業在臺灣的發展與現況

臺灣社會企業的發展較歐美略晚,主要是因為民間組織申請立案的法令到1980年代才鬆綁,隨著社會力蓬勃,非營利部門不僅在數量方面成長迅速,在品質方面也呈現多樣化,只是普遍規模甚小、經費來源普遍依賴捐款,造成機構間彼此競爭資源的情形相當明顯。在此時空背景下,社會企業的大量興起概可歸納為下列因素:

一、組織內在需要:

(一)為了快速回應社會變遷導致的各種社會問題或需求,非營利組織紛紛針對遭受社會排除(social exclusion)的人口群或是較為弱勢地區的需要,提供各種服務、資源與機會。

(二)由於資源競爭激烈加上經濟景氣變化,非營利組織面臨財源不穩定,或受制於政府補助影響自主性,使得機構必須另闢財源,因而設立具有營收的事業單位,或推動使用者付費方案。

(三)社會企業兼具社會與經濟目標,恰好符合非營利組織發展需要。

二、外部資源供給:

(一)政府近30年來對福利、文化、就業等政策的引導及挹注資源,皆直接或間接促成了非營利組織投入事業經營。例如,1980年代起的社會福利民營化政策、1994年所推展的社區總體營造、2000年以降先後推出的永續就業希望工程、多元就業開發方案等。非營利組織藉此資源拓展福利服務、促進就業、帶動地方產業經濟等,促成社會企業的發展。

(二)企業開始關注社會責任,且樂於與政府和非營利組織建立夥伴關係,不再只是短期捐款或捐贈企業產品,而是更進一步透過提供非營利組織各種資訊與技術,或是鼓勵公司員工投身公益志工行列。企業若與非營利組織形成策略聯盟,建立穩固且長期的夥伴關係,將有助於非營利組織開創社會企業時,獲得企業資助與管理技術支持,較有經營成功的可能。

基於這些背景發展而來的社會企業類型,其共同之處在於不論是提供付費服務或是販售產品,均與非營利組織本身的宗旨密不可分,在銷售產品同時亦可促成組織宗旨的實踐;而少數與使命無直接相關的產品,其盈收至少需回饋組織本體的服務。社會企業依其「主要設立目的」可分為4類型:

一、工作整合型:

例如喜憨兒社會福利基金會所經營的烘焙坊與烘焙餐廳。此為最為常見與盛行,其主要提供工作機會或訓練予弱勢人口群(身心障礙者、中高齡失業者、二度就業婦女、原住民、生活扶助戶),使之整合進入勞動市場或主流社會。

二、社區發展型:

例如臺中縣石岡鄉傳統美食文化協會。社區型非營利組織可自行設立社會企業單位,或是扮演催化、資源整合的角色,藉由與地方居民或外來專業人士共同努力,協助當地發展社區產業、產品與服務,進而開發市場行銷管理、提供具有在地特色的工作訓練等。

三、社會合作型:

例如原住民勞動合作社。合作社的主要特性在於強調透過組織共同追求集體利益,利益關係人被鼓勵積極參與組織事務,並從中獲得利益。

四、公益創投型:

例如勵馨社會福利基金會於2003年創辦的「愛馨公益店」。這類即為營利公司,創設目的在於使某家或數家非營利組織有利潤可圖,其盈餘將重新分配給一家或數家非營利組織。不過,其對社會使命的影響較為間接,且機構數量遠不及前述3類,而所能發揮的公益性也迥異。

綜上所述,國內社會企業大致是從非營利組織商業化發展而來,不過,這些組織是否稱得上社會企業仍爭議不斷。究其原因,部份組織的社會目標與經濟目標是否存在關聯並不易衡量。再者,財務是否達到自給自足亦為關鍵。社會企業應以自營收入為主,惟目前多數非營利組織較仰賴政府補助,一旦政府經費撤出,恐難支撐機構永續經營。因此,當前的課題應是協助非營利組織朝向自給自足的社會企業發展。

由於國內不若英國政府設有專責單位推動社會企業政策、執行相關研究,加上非營利組織分屬不同法令及主管機關所規範,較難全面細緻探討社會企業發展,故本文僅就多元就業開發方案經濟型計畫執行單位,討論社會企業發展的前景與限制。

參、經濟型計畫轉型為社會企業之前景與限制

多元就業開發方案為勞委會參考歐盟第三系統就業的做法,自2002年起由民間團體提案,透過政府給予補助的方式,形成雙方在促進就業方面的合作夥伴關係,同時藉由這些計畫創造失業者在地就業機會。其中經濟型計畫為協會、基金會、合作社、儲蓄互助社及工會等類型組織所提出、具有產業發展潛力且能提供或促進失業者就業之計畫,由於從事營利行為(使用者付費、販售產品或服務),而與社會企業的運作相仿。

因此,執行經濟型計畫的機構任務在於:吸納弱勢族群提供工作訓練或就業機會、開發足以與市場競爭的服務或產品、經營且拓展在地社區關係、結合社區資源、爭取企業贊助或大眾支持、配合相關法令規範或補助規定等。

目前經濟型計畫涉及的行業包含:食品製作或餐飲服務、農特產品行銷、生態旅遊或休閒觀光、成衣或手工藝品製作、洗車或清潔業、環保或廢棄物回收再利用等,以配合在地產業發展為主,故種類繁多。而執行成效較佳的機構,可連續獲得補助至多3年,有助於其穩定成長,連帶創造許多就業機會。

本項方案執行至今已有6年,而執行單位在發展過程中所面臨的瓶頸與因應方式,誠如Evers和Laville所稱,社會企業由於具有混生體(hybrid)的特性,使得非營利組織在發展社會企業的過程中必須面對機構目標、未來定位、組織認同、社會資本等方面的危機及潛力,不僅是單純地適應環境,更要提出妥善的因應策略才能永續經營。以下分就人力、服務∕產品、財務3方面加以說明:

一、人力資源方面:

(一)社會企業所僱用的弱勢就業者,在身心或社會功能、工作經歷與產能等方面,原本便已較弱,必須調整其工作安排,因而可能影響到營運。例如,負擔家計婦女兼負家中照顧者角色,難以配合固定工作時間;身心障礙者的經驗或產能較弱,需要花費較多訓練時間。這些問題導致經濟目標與社會目標之間不易平衡:僱用弱勢勞工,產能不足以達到市場競爭,而強調市場機能的結果,可能使得愈弱勢者愈不容易進入社會企業就業,此即creaming效應。另一方面,也因投入較多成本在員工訓練上,較難創造利潤。雖然多元就業開發方案的進用人員由公立就服中心統一推介,因此不致有creaming現象的產生,但卻受限於公法救助的精神,使得無法被機構留用或延用者,可能被排除再度進入方案的機會,造成另一種排除弱勢的結果。

(二)採行商業模式必須具備企業經營管理知能,但社會企業不像一般企業可提供較佳的薪資水準,以致專業經營管理人才招募不易。政府雖已提供專案經理人事費用補助,但對於經營管理或行銷人才可能較不具誘因,因此既有的工作人員亦需學習新的專業。

二、服務或商品產銷方面:

(一)維持公益形象及與市場競爭的雙重壓力:為與市場競爭,服務或產品必須持續保有獨特性及品質,因為單憑公益形象吸引消費者前來購買,並不能建立忠實的顧客群;而太過重視公益形象,也可能導致消費者對於商品品質有所懷疑。這些都使得組織在生產與行銷必須拿捏得宜,而經營成功者不外乎是將組織定位為一般企業,不以弱勢自居,反而更能獲得消費者的青睞。

(二)缺乏行銷經驗與資金:大部分的非營利組織對如何強化產銷通路普遍缺乏經驗,未能找到與市場同質產品的區隔,且無法有效推廣產品,進而影響獲利能力。

三、財務資源方面:除了自營收入之外,機構多半另有其他收入來源:

(一)接受政府補助或委託:非營利組織運用政策補助做為發展各項服務的財源時,可能會面臨某些限制,例如政府補助有時間限制,導致財務不穩定、人員高流動率;或是服務委外契約影響機構自主性及創新能力。但另一方面,機構可以藉由政府各項方案的補助,彌補市場競爭力的不足,以支持組織營運,有許多經濟型計畫執行單位,便是透過申請多項政府補助來拓展財源。

(二)尋求企業贊助與合作:國內企業社會責任並不盛行,尤其規模較小、知名度較低的機構,更難獲得企業信賴。若能長期經營信賴關係,較易獲得合作契機,在金錢、技術、行銷方面獲得贊助。

(三)爭取社會大眾認同:社會企業必須取得社會支持,而此支持來自於認同機構的理念,進而願意購買服務或產品、成為捐款人或志工。經濟型計畫執行單位可能因為規模較小,影響力的範圍有限,但其優勢在於深耕社區,當地居民的認同必有助於逐步推展事業。

Bode、Evers及Schulz分析歐洲各國的工作整合型社會企業,討論混生體特性能否促成組織的永續經營,他們認為各國的政經脈絡或許歧異,但社會企業不論是受到就業政策影響、模仿其他機構、專業化必然的結果所致,皆是趨向於制度同型化(institutional isomorphism)的發展—即深受政策及社會支持的矛盾效應(ambivalent effects)所影響。是故,若要永續經營,必須免於過度依賴政府政策、積極開發社會資本。從多元就業開發方案經濟型計畫的執行經驗來看,國內確實也處於類似情況。

肆、展 望

社會企業肇始於非營利組織應用商業模式實現組織宗旨及願景、甚或藉此開創財源,所關切的議題多半與弱勢者就業促進、社區整體發展、經濟產業發展息息相關。而此概念在近年來風行草偃,成為非營利組織及營利企業爭相採行的作法,其最重要的動因在於非營利組織一方面想藉此實現使命及願景,另一方面則期待達到經費自主,以解決募款不易、個案服務難題、社區發展需求等課題;至於營利企業,則是據此實踐企業社會責任。

兼具營利與福利的特性,使非營利組織在推展業務上易受阻礙,機構惟有遵循成立初衷、持續維繫社會資本、避免依賴單一財源,才得以生存或經營成功。特別是在就業促進的目標方面,必須發展更具人性與彈性的人力資源管理策略、調整弱勢就業者佔機構員工的比例、避免剝削勞工,才能真正協助弱勢者的工作整合與社會整合需要。甚或參考Bode、Evers及Schulz的建議:社會企業欲克服就業政策所造成的兩難困境,最好的解套方法便是開發新興市場—個人化社會服務(person-related social services),不僅條件門檻較低、技術提升較易,並可提供新的工作契機。

此外,由於社會企業的異質與多元,所關注的範圍相當廣泛,包括藝術、文化創意、教育、環保,故要促成社會企業發展必須涉及許多領域,而不僅止於弱勢者就業促進。因此,應用更廣泛的角度來看待社會企業的發展,並由社會企業、政府、企業3方跨部門通力合作。


【本文已刊載於行政院勞工委員會職業訓練局「就業安全」半年刊第7卷第1期第63至67頁,2008年7月】


參考資料

官有垣(2006)Social Enterprise Development in Taiwan. Conference on Social Enterprises. Central Policy Unit and Commission on Poverty, 2006/04/06. The Government of 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陳金貴(2002)非營利組織社會企業化經營探討。新世紀智庫論壇,第19期,頁39-51。

黃榮墩(2002)建立社會經濟推動社會福利事業產業化。新世紀基金會網站資料。

鄭勝分(2005)歐美社會企業發展及其在台灣應用之研究。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博士論文。

蕭新煌主編(2000)非營利部門:組織與運作。台北:巨流。

Alter, K. (2004). Social Enterprise Typology. 資料來源:http://www.virtueventures.com/setypology.pdf


全文下戴


台灣綜合研究院 版權所有 Copyright (C) 2008 Taiwan Research Institute. All right reserved.  
螢幕最佳瀏覽解析度請設定 1024 X 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