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越王墓,坐落在廣州市區的象崗上,它安然在山中度過了兩千多年,既未受過盜墓賊的

破壞, 也沒受過無知者的騷擾,一直到1983年,才不疾不徐地向子孫們露出它的真面目;亦曾漂洋過海來台展現它的魅力。

越王墓,坐落於廣州市區的象崗上,它是嶺南地區發現規模最大、出土隨葬物最豐富、墓主身分最高的漢墓。又是中國迄今發現年代較早的一座彩繪石室墓。象崗原是一座海拔49.71公尺的小山

崗,為了建築用地的需要,把象崗頂部花三年時間削低了17公尺,平整出一塊5000多平方公尺的地面。1983年在開挖公寓樓宇基礎時,工人們發現地面露出大塊大塊整齊排列的砂岩石板,石板之間有縫隙,可以向下窺視,似乎是一座地下建築。探墓者立即進入了一個古代寶庫,到埋葬中國─西漢南越王墓探祕王美玉大陸尋奇節目執行製作西漢南越王墓,是中國迄今發現年代較早的一座彩繪石室墓。/大中公司提供

處是各種的銅器、陶器和玉器。幽深的地下石室,分成了好幾個狹長的房間,黑黝黝堆疊著各種器物。而他所站的那間石室,牆上和頂板上還繪滿了紅黑彩的卷雲紋圖案。毫無疑問,這是一座古代石樓的大墓,而墓主人肯定不是尋常人物。千年古墓重現江湖是一座什麼時代的墓呢?從墓裡那

些陶器和銅器的風格、造型、花紋來看,應該是西漢早期的東西。那麼墓的年代,也就應該是這個時期了。西漢早期的嶺南地區是怎樣的歷史背景呢?那時劉邦與項羽在中原逐鹿,終由劉邦統一天下,建立漢朝,當時嶺南自立為王,建立一個名叫「南越國」的小王國。南越國諸王在位時期,正是西漢早期。

原來這象崗山的山腹深處,竟埋藏著一座王陵。它安然在山中度過了兩千多年,既未受過盜墓賊的破壞,也沒受過無知者的騷擾,一直到1983年,才不疾不徐的向2000多年的子孫們,露出他的真面

目。而《史記》《漢書》中有「南越國傳」的記載,這為以後的研究和整理工作,提供了十分有利的條件。

陵墓座北朝南,南北全長10.68公尺,東西橫寬12.24公尺,建築平面100平方公尺,墓葬結構嚴謹,佈局均稱。墓內西漢南越王墓,是中國迄今發現年代較早的一座彩繪石室墓。/大中公司提供

分兩部分,由兩道石門隔開,共有七個間室,有門道相通。各室又有其不同的使用功能。前部三室中間是象徵廳堂的前室,東邊耳室是宴樂的場所,陳放有各類樂器和大型酒器、樂器,旁邊有一位殉人,其身分是演奏的樂師。西邊耳室是墓主的庫藏,存放著各式奇珍異寶、生活用品和日用器具,層層疊疊有500多件(組)。第二道石門後面部分,象徵募主居住的後宮和御廚,共有四室。主棺室位居正中的是墓主的棺所在,陪葬物以玉器最為精采。與主棺室平行的還有東、西兩個側室。東側室是殉葬四個妃子的寢室,以她們各自佩帶的印章辨識,分別是右夫人趙藍、左夫人、泰夫人和□夫人(一字被損壞)。其中右夫人的葬物最多,而且精美,尤其「右夫人璽龜鈕金印」,說明她是諸妃之首。

金縷玉衣首度面世西側室尚留大批牛、羊、豬三牲的殘骸,還有七個殉人。他們沒有棺木,直接

擺放在地上,其身分應是庖廚隸役。他們的隨葬品少得可憐,除一兩件簡單、甚至殘破的玉器外,每人有一面或兩面銅鏡。奇怪的是,這些鏡子都是覆在他們頭部。主棺室北端的後藏室,象徵墓主的御廚,裡面堆疊著銅、鐵、陶的炊具和容器。由於葬物太多,墓室容不下,故在墓門外造一大型木,存放大陶甕和各種儀仗器具及車飾。墓中發現15位殉人,說明西漢時期,南越國統治者還施行野蠻的殉人制度,使人驚訝。

從出土的文帝行璽、龍鈕金印、帝印、螭虎鈕玉印、趙眛玉質名章和大型彩繪石室墓等情況,得以確認墓主人是南越

 

右夫人璽龜鈕金印/大中公司提供趙眛玉質名章/大中公司提供

國開國元君趙佗之孫第二代王,僭稱「文帝」的趙眛。南越王墓出土文物1000多件(組),依質分類有金、玉、銅、鐵、陶、水晶、珍珠、瑪瑙、玻璃、象牙、絲麻、墨丸、藥物等20多項,其中以銅、鐵、陶、玉數量最多。還有一批為我國考古首次發現的稀世之寶,墓主身穿玉衣長1.73公尺,由

2291片玉片用絲線編綴而成。這是我國發現完整玉衣中,年代最早的、又是第一次出土的絲縷玉衣。

南越王的頭、胸、腹部都放著大大小小的玉璧和其他玉飾,在屍體兩旁每一邊放了五把鐵劍,共10把,其中有5把,是用玉雕的劍飾,鑲嵌的格外華美。屍體的背部,即玉衣下面還有一層玉璧墊底。墓主人身上的玉璧大大小小一共有30多件。為什麼要用這麼多玉璧放在屍體上、下兩面呢?因為古人相信,玉可以使屍體不朽,所以帝王死後要穿玉衣,而且還要用大量玉器來隨葬。

中國最早的龍鈕印出土各類璽印23枚,其中以文帝行璽最重要。這枚皇帝印由黃金鑄成正方形,

邊長3.1公分。金印的鈕是一條盤曲的龍,有兩個大耳朵,卻沒有角。龍身上還有麟紋。這條張牙舞爪的遊龍呈S 形,臥在印台背上。它身上有些地方磨得特別光滑,用手一比,那裡正是抓印的手指接觸的部分。看來南越王經常用這枚印。用龍作鈕的漢代皇帝印,不僅以前沒見過,與史書記載也不相符。根據史書記載,漢代皇帝是用白玉作印的,印鈕是一種像龍又像虎的螭虎,這種動物乃是人類設想出來的,據說是龍子。按照這個記載,南越王的印就一點不合規矩,但箇中原因,目前仍在探究中。文帝行璽金縷玉衣除了文帝行璽之外,南越王墓中還發掘出兩枚金印,一枚印文是泰子,也就是太子。另一枚就是右夫人璽。這兩枚印都是黃金鑄成的。到目前為止,我國發現西漢時代黃金印一共有4枚。1956年雲南晉寧石寨山滇國墓葬群的發掘中,在其中一座發現了滇王之印。這枚金印是蛇鈕的,持印人的身

分是王侯而不是帝王。另外三枚就是文帝

行璽、泰子、右夫人璽了。

在獨具特色的銅器中,有14件一套的的鈕鐘,5件一套的勾。勾器表上各有文帝九年樂府工造和第一至第八的編碼。此為首次出土的古越族特有的青銅編樂,還有體現漢式的、楚式的和越式的銅鼎36個,有的刻「蕃」或「蕃禺」的銘文,這是南海郡治蕃禺得名最早和南越國都城番禺的物證。有各款銅鏡39面,其中直徑41公分的繪畫鏡,是目前所見漢代圓鏡最大的一面。漢玉的空前發現

墓中出土的玉器共240多件,其數量、器形、紋飾、雕琢工藝等,可說是漢玉之大觀。玉璧共有71塊,組玉佩有11套,墓主身上那套最大,由金玉、玻璃、煤晶等32件串成長達60公分、裝配複雜、工藝精緻。58件用於裝飾鐵件的玉劍飾和玉角杯、玉卮、玉蓋杯、玉盒承露高足杯等5件。玉雕器皿同存一墓,極為罕見。還有八節玉帶鉤、獸首含璧玉飾、金虎扣玉龍等。玉雕器物數量多,品類廣,器形大,造型奇特,紋飾多彩,雕琢精絕,技藝高超。這是漢玉中一次的空前發現。南越王墓出土的青玉杯一共有3只,一只是雕成犀角形的角杯,兩只是帶蓋玉杯。青玉角杯是用一塊青白色硬玉雕成

的,杯子外壁有三層紋飾,底部是從角尖翻捲出來的透雕捲雲紋,在杯子中部,變為雙線勾勒的高浮雕雲雷紋,花紋沿杯體向杯口延伸,漸漸變為線雕,最後消失在第二層的空隙之間,有單線勾連雷紋填充。

 

南越王組玉佩是佩掛在胸前的裝飾品,由玉、金、煤晶、玻璃等不同質地的32件器物組成,是研究漢代組玉佩的珍貴資料。/大中公司提供

犀角形玉杯,在漢代和漢代以前的玉器中未曾見過。為什麼要把杯子作成犀角的形狀呢?因為犀牛角和牛、羊、鹿角不同,它不是角質而是毛髮類的物質。古代有一種傳說,如果在酒中摻有毒藥,犀牛角杯遇毒就會溶解,可以保護持杯飲酒人的生命。另外兩件玉杯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結構奇特,都是用青玉和青銅兩種材料作成的,用鎏金青銅做杯子的框架,然後嵌上長方形玉片合成杯體。在金光下,露出青銅的褐紅色花紋,與青玉片的瑩瑩綠光互相映對,可謂極盡富麗華美。

此外還有4000多顆色澤鮮豔的墨丸,我國燒製的透明藍色平板玻璃,重26.5 公斤的越式鐵鼎,和來自西亞古波斯王朝的銀盒,非洲原支大象牙等,這些珍寶在全國也是首次見到的。總觀南越王墓出土的珍貴文物,有代表中原漢文化,江南楚文化,西南巴蜀文化,北方草原地區匈奴文化,海外文化和嶺南越文化等多種文化內涵的器物共存,說明了越文化對外來各種文化是兼容並蓄的。同時,這也反映了西漢早期南越國歷史文化的發展情況。銅承盤高足玉杯,由金、銀、銅、木、玉五種材料組成,形成三龍拱杯,為中國首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