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成果 - 本欄所刊載之文章係屬作者個人看法,並不必然代表本院立場。
.研究名稱:台電公司發電燃料採購避險操作可行性研究及避險措施規劃 下載文件
.內容:
2004年以來,在OECD國家及大陸、印度等亞洲新興國家對原油強勁需求,以及主要產油國家剩餘產能持續下降,政局動盪等不穩定因素影響下,國際原油價格不僅持續攀升,波動幅度亦甚為劇烈。影響所及,各種成品油及替代能源(煤炭、天然氣)價格皆同步走高。
由於台電公司發電結構以火力發電為主,進口發電燃料成本約佔公司總支出三分之一,近年國際燃料價格飆漲,已致使台電公司燃料費用激增。相對於發電成本大幅增加,售電價格卻難以同步調漲。為顧及民生及經濟發展,政府對電價多有干預,致使所增加售電成本無法合理轉嫁,連帶影響公司營運績效。
鑑於國內外能源公司及能源使用大戶面對能源價格波動的衝擊時,常使用能源期貨(Future)、選擇權(Option)、交換契約(SWAP)等避險工具,以穩定能源使用成本,避免原料或燃料價格波動侵蝕公司獲利。台電公司實應考量適度避險,在現行體制法規許可下,參考能源業界避險作法,建立台電公司避險操作制度,以降低燃料價格衝擊,提昇營運績效表現。
本研究內容如下:(1)內外各種發電燃料(燃煤、油、天然氣、原料鈾)及船運避險交易市場、主要避險工具及避險操作之研究與實例分析。(2)蒐集研析國際電業公司和國內能源相關公司避險案例或進行避險操作之策略、操作實務及績效等資訊。(3)蒐集國內法規對發電燃料避險之規定並釐清台電公司進行發電燃料採購避險操作所受之限制條件及其因應對策。(4)規畫建議可行之發電燃料避險操作機制及作業程序。
各發電燃料可避險之方案及策略如下:
一、燃煤
台電公司燃煤採購的政策是「分散」,不僅要分散燃煤來源地區,簽約合約形式也必須分散,是為了增加採購的彈性。而台電公司主要燃煤進口地區為印尼、中國大陸及澳洲。再者,由於燃煤深受來源地區、品質(包含灰份、硫份及水份)、生產成本及運費的不同,彼此間有很大的差異,因此非常不易訂定燃煤價格的指標。
目前國際市場上主要之燃煤交易所有:歐洲能源交易所(EEE)、紐約商業交易所(NYMEX)、倫敦洲際交易所(ICE),這些交易所皆提供燃煤期貨交易,主要交易標的包括:鹿特丹、理察灣或美國阿帕拉契中部或東西部等等。而新興的煤炭交換市場為『Global Coal』,其財務交易指標以Global Coal每月實體交易的指數為結算指標,但並非國際大型的交易指標,再者,本研究中最初考慮以Global Coal之Newcastle Swap當作避險標的商品,雖然其為澳洲煤,台電有一部份進口煤來自澳洲,但其財務交易量非常小;Global Coal 財務交易(Financial trade;Swap)方面,2006年交易量僅有20.92百萬公噸,與亞太地區2006年煤炭消費量1,800百萬公噸相較,尚不到1.2%。除了需考慮流動性問題,還需考慮交易對手問題,故本研究中不適宜以此為避險商品指標。
除了Global Coal煤炭交換市場的Newcastle Swap外,尚有以API#2、API#4為主要連結標的的衍生性商品,這2個進出口價格指標的主要報價機構有ICAP、McCloskey’s等,交易期間有不同月份、季別及年份。API#2即歐洲市場出口之煤貨,API#4即南非理察灣出口之煤貨,兩者雖交易量高,但台電公司主要燃煤進口地區是印尼、中國大陸及澳洲,價格標的之來源區與現貨不符合。
以南非理察灣煤貨(FOB Richards Bay, 6000kcal)和澳洲Newcastle煤貨(Newcastle, 6700kcal)為例,兩者現貨間3個月(2007年6月~ 8月)之現貨之價格相關係數是0.7272;6個月(2007年3月~ 8月)價格相關係數0.7159;1年(2006年9月~2007年8月)之價格相關係數0.7460,現貨價格間之相關性低,故本研究不適宜以API#2和API#4作為主要價格指標。
API#3即澳洲Newcastle出口之煤貨,雖與台電公司主要進口地區「澳洲」相同,但Argus、Platts、Global Coal、EEE目前皆無API#3交易指數供市場上交易,故考慮流動性問題,本研究中也不適宜以此為價格指標。
長久以來,煤炭多以遠期契約進行交易,配以現貨採購以控制價格風險。總括以上結論,因燃煤價格指標之「地區來源」差異性大、交易量小、流動性低和價格相關性低,各地區所產煤炭品質歧異度甚大,各地煤炭價格雖與主要產區價格參考指標相關,但仍不易形成統一規格,故本研究不適宜以API#2、API#4為主要連結標的的衍生性商品,至於店頭市場Global Coal之Newcastle交換契約,需待其市場交易量夠大時,才能作為台電公司煤炭避險之工具。NYMEX和ICE雖推有煤炭期貨契約,但市場反應並不熱烈。
二、船運
  目前台電公司燃煤船運採購方式除了自有煤輪提運之外,超過90%的煤運是依靠外租船承運。外租船主要又有以下三種方式:現貨C&F煤約、定期船約和現貨傭船。由於自有煤輪及定期契約比重都不高,故目前主要以現貨採購為主,近兩年比重甚至拉高到70%以上。因此,燃煤海運成本受現貨市場行情變動影響很大,只要遇到塞港或者天候因素影響,都可能使得市場價格大幅上揚,所以進口煤船運的價格風險相當地高。
  台電公司規劃未來船運配重:定期船10%、自有船輪30%、現貨傭船降至30%,其與現貨煤炭商配套以C&F或FOB方式運送。雖然規劃未來能將現貨傭船比重由70%降至30%,但燃煤船運成本仍受市場價格因素影響很大,故仍有避險之必要。
  在國際市場上,海運散裝輪主要多以遠期船運協定(FFA)的方式避險,FFA市場保有店頭市場(OTC)交易產品的主導,它的交易可以根據客戶的需求,為合約當事人打造並提供符合自己的要求。
  本研究考量適當的避險方式有以下幾種:(1)IMAREX(挪威海運衍生性商品交易所)所提供的Dry bulk船運期貨契約,如:CS4TC航線(海舺型組合)、P3A航線(巴拿馬極限型)、PM4TC航線(巴拿馬極限型組合)。由於期貨是透過結算所按日成交,結算所就是交易對手,故無需決定交易手的風險水平,但期貨交易是Marked-to-Market,因此有追繳保證金(Margin Call)的壓力。另外,商品期貨短期契約的流動性高,長期契約的流動性則較低,因此以期貨契約來規避長天期的風險時,需注意流動性的問題。(2)店頭市場提供報價的遠期契約或遠期船運協定。
三、油品
因為全球經濟熱絡發展需求大增、中東產油地區政軍情勢不穩,近年來國際油價不斷攀升且呈現飆漲局面,近日間(2007年10月)更是漲逾90美元一桶,讓大多數石油進口及消費國備受購油成本大增衝擊及煎熬。對我國而言,石油依賴進口程度幾乎高達百分之百,故國際油價之走勢更與我國經濟攸關。
油品市場自由化之後,未來國內油品價格將逐漸與國際市場價格連結,台電公司購買燃料油的含硫量為0.5%,而國際市場上交易活絡的燃料油主要為含硫量3.5%的HSFO180,雖然含硫量並不相同,但由於二者價格的相關性甚高,燃料油價格受國際原油價格影響很大,未來台灣中油公司牌告價也會依據 HSFO180做調整,因此可以HSFO180為浮動價格指標,並利用其所衍生的金融商品進行避險。除了新加坡HSFO180價格指標之外,國際重要油價指標,如WTI、Brent也都應列入避險考量之中。
除此之外,由於亞洲沒有Gasoil的期貨市場,因此對於市場的報價都必須參考”Platts Oilgram”的報價,而Platts Oilgram的Gas Oil的報價亦可作為交換契約的交割價格;亞洲交易的Gasoil為Singapore Gasoil 0.05%交易價格係由銀行及大型的石油公司在店頭市場決定出來的。再者,Platts(Standard & Poor的子公司)每日會針對各地區各種油品提供報價,並發佈在”Platts Oilgram”上。
綜上所述,本研究將考量以(1)紐約商業交易所(NYMEX)之WTI、倫敦洲際交易所(ICE)之Brent、日本東京商品交易所(TOCOM)的各項原油及燃料油、柴油期貨契約,以及(2)ICAP店頭市場提供報價的新加坡HSFO 180、Gas Oil 0.05%之交換契約為避險工具。
四、 天然氣
天然氣避險工具比較少,通常天然氣價格跟日本進口一籃平均原油價格(JCC)有關,日本電廠是用JCC相關工具來避險。避險最重要是看需避險的標的跟衍生性商品的相關性,台灣中油公司牌告價格跟JCC至少有60~70%相關性。台灣中油公司目前自印尼進口的LNG是與印尼原油平均價格(ICP)過去一個月平均價格連動,自馬來西亞與卡達進口的LNG則與日本進口原油平均價格(JCC)過去三個月平均價格連動。
目前台灣中油公司將液化天然氣的購買成本轉嫁給台電公司,基於台電公司購氣契約內容不易取得,因此以日本進口原油平均價格(JCC)為液化天然氣價格變動的來源, JCC作為避險指標,相關性比較高。
而避險指標的選擇上,只要是與日本進口原油平均價格相關性強(以相關係數作為指標)且可被市場認可的浮動價格指標(如紐約商業交易所NYMEX最近到期的期貨期約)均可。由於日本進口原油平均價格與杜拜原油及阿曼原油的價格行為極為相近,其近四年價格之相關係數高達97% (近二年價格之相關係數為80%)。因此,日本進口原油平均價格及紐約商業交易所的中東原油期貨契約(Middle East Crude Oil Future)均是很好的價格指標。
選擇適當的流動性價格指標之後,可選擇(1)集中市場NYMEX、ICE、TOCOM的原油期貨契約,或(2)店頭市場提供以JCC報價的交換契約作為避險之工具。
五、 原料鈾
台電公司原料鈾的需求量原則上約有50%由長期契約(4~7年)供應,其餘不足部份則由中短期契約或現貨補充之。其中長期契約之採購以鈾源分散及安全為原則,不過份集中於單一地區及單一供應集團,增加了供應安全度,事實上也分散了鈾源的風險。
紐約商品期貨交易所(NYMEX)在2007年5月7日已推出鈾期貨合約並第一次開始進行鈾期貨交易,讓投資者可以更靈活對沖風險,但也同時助炒家擴大回報,令價格波幅擴大,所以投資者應只宜集中投資在加、澳兩地上市的優質開發商和生產商,較有保障。
台電公司原料鈾簽訂的契約價格條款為固定或有價格上限者,事實上已具有避險效果,部份有數量彈性的契約還隱含有選擇權在內,當契約價格低於市價時會執行該彈性增量。無論是有固定價格或有價格上限,甚至是有數量彈性,其都屬於有價格限制的選擇權契約,而有必要進行避險的部份,為採用市場價格且無價格上限之契約。事實上,台電公司目前長約、中短期合約及現貨合約之屬性都已隱含「選擇權」在內,已具備避險效果,長約與現貨的採購,這兩者的風險已可相互抵銷(Nautre Offset)。

(全文完 另有PDF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