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成果 - 本欄所刊載之文章係屬作者個人看法,並不必然代表本院立場。
.研究名稱:發展能源作物外部經濟效益評估 下載文件
.內容:

因應國際原油價格上漲,台灣近年來開始研議國內利用休耕土地來種植能源作物以取得油品,發展能源作物除了增加農村就業人口外,也將增加農地生態與農村生活等的外部效益,此外尚包含了溫室氣體減量效益。本研究將以德國、巴西及盧森堡生產能源作物之成功案例作為我國發展的依據。以德國Zweibrücken 案例為例,成功的背景就是受到德國與歐盟的政策支持與輔導,尚包含完善的農業政策與工業政策。欲尋找台灣發展能源作物的利基,政府可以參考歐盟發展生質柴油的成功經驗,探討並調整台灣政府的組織、法規與政策,以作為政府未來發展生質柴油整合相關政策及研擬推廣策略時之參酌依據。
我國發展能源作物也應配合之農村建設投資項目、產銷體系與優先順序,並協助鼓勵農民重植能源作物,將休耕田轉作能源作物。本計畫建議針對國內休耕田修改水旱田利用調整計畫,除甘蔗因屬長期作物,建議以三年二作方式輔導種植外,其餘之大豆、向日葵及甘藷,則配合水稻期作進行種植,採用輪作方式,每年一期水稻、一期能源作物進行種植。區位選擇以中彰投地區、雲嘉南地區、高高屏地區較適合推行能源作物-甘蔗的種植;至於甘藷則適合於中彰投地區、雲嘉南地區及花蓮推動;向日葵則以桃竹苗地區及宜蘭地區為推廣重點;大豆則以雲嘉南地區及高高屏地區為建議推廣區位。以上除了休耕地的使用規劃外,了解農民的心聲也是非常的重要,本研究調查本國發展能源作物農村農民的意願,多數農民期望補助金額能高於每公頃7萬元。實際上種植能源作物應可維持農民收益高於一般休耕直接給付,土地利用改變的經濟型態最後因政府休耕補助、資材補助與作物市場販售,整體而言,應高於原先只休耕而所獲得的補助。
此外、種植能源作物應判斷生產生質燃料所投入的資源密集度,然而因為過去本國作物生產過程皆無詳細紀錄資材與能源數量的投入,因此難以使用生命週期法計算本國各種作物的能源產出投入比與CO2排放減量,但收集國外的相關研究顯示大部分的研究調查能源產出投入比皆為正,且溫室氣體減量具有成效。
本研究調查能源作物產生的外部效益可分為兩部分,第一為農業生產過程所產生的農地生態功能、農村生活功能、景觀效益與農業生產外部成本,種植能源作物期間的農村生活功能因農業活動而維持農村聚落的特色,尚含有節慶活動、農產品展示活動、農村童玩與控窯等休閒農業活動;而農地生態具有自然地理教育的題材、農地可提供新鮮空氣與寧靜空間且幫助人們紓解壓力、水土涵養功能,並維持鄉村景觀特色等。
根據本研究採效益移轉法可以得到種植能源作物期間,可是農村與農地產生生活功能的價值為62,462元,而生態功能的價值為37,781元。另外具有獨特景觀價值的作物為向日葵與油菜,景觀價值約為1萬2千元。此外、種植作物也會產生農業外部成本,約為2萬4千元左右。發展能源作物第二個效益為溫室氣體減量效益,本文參考國外相關研究,發現各能源作物的生質燃料皆具有二氧化碳當量排放減量效果,只是效果各作物的減量效果不一,總體而言以甘蔗與甘藷的溫室氣體減量效益最大。
碳排放清潔發展機制CDM是京都議定書所明訂三種彈性機制中,唯一包括開發中國家的新國際減量合作機制,工業化國家透過CDM減量合作計畫一方面協助開發中國家維持其永續發展;而對於發展中國家,通過CDM專案可以獲得部分資金援助和先進技術。然而台灣因非附件一與附件二的國家,因此欲加入國際減量合作機制恐尚有一段時間需要努力,在這種情況下國內可優先使用碳排放抵扣方式進行交易,來促使工業部門出資金協助農業部門發展,且工業部門亦可獲得排放抵扣額,是為兩全其美的辦法。

(全文完 另有PDF檔)